见事则迷

多读,多做,多商量。

当我遇到一位审判者去GAY吧找他的主人

//超级无敌OOC

//小孩月也太好了吧!!在热度首页看到了巨无敌可爱的图!这一秒我就是月的痴汉!!

  他被那个站在广告牌下的男孩吸引了。

  柔顺的白发直落到光溜溜的脚踝旁,合束在一寸长的紫色发带里。他右身素净的蓝边白色披肩也出奇长,却未引来很多注目。这孩子好像谁家的洋娃娃,但无动于衷的神情和抱臂挺立的姿态,却像位贵族少爷。

  有好几个脸生的人,来了会儿就走了,看也不看这孩子一眼。他在这里徘徊少顷,却已偷瞟了好多次。为何这么明目张胆地滞留在这里?警察会对这样的孩子作何反应,会直接抓走,还是认定他只是普通的路人而已?说到底,他在等谁呢,他又是什么人呢?

  一定只是在这儿和人约好了吧。

  他这样想着,故作自然地经过广告牌时,听到一个稚嫩的,冰冷的嗓音:“你好。”

  多年僵死的,无情的心脏,忽而猛烧起来。他尽量让硬邦邦的肢体显得自然些,抱手靠在墙上,笑着说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“你能带我去酒吧吗?”

  大脑“嗡”了一声,他问:“什么?”

  “你能带我去酒吧吗?”

  他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睛睁得老大,不知道是兴奋、害怕或是痛苦。一颗求爱的心脏在胸膛里鲜血淋漓地撞击着,外壳上的他却只是一个面容和蔼的中年大叔。“孩子,”他说,“你不是……吧?”

  男孩仰着张白皙无暇的肉乎乎的脸庞,全无惧色地看着他,想了一下,还是说:“你能带我去酒吧吗?”

  男孩像什么小动物一样,偶尔转移眼神,似乎也不很在意这个大叔的回答。傍晚的风来得恰好,黯淡的行道树保持着客气的距离沙沙作响,风也把白发扬起,他的目光变得更怜爱了,像想到自己在家的孩子似的,问: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他万万想不到这样的回答:

  “我去找我的主人。”

  这句话倏然将他烤焦。懊恼,失望,甚至愤怒,都不是他的心情。只有鼻腔里一股焦糊的臭味,混合着嫉妒的气息,洪水一样倾泻出来,让他在某个瞬间厌恶起自己,以及跟自己类似的人的存在。

  他耐着心说:“你的……主人,告诉你他去了哪里吗?”

  “不用他告诉,你带我去就是了。”

  “可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男孩迈步向离这里最近的那家酒吧方向走去,他愣了一下,赶紧跟上去。男孩很好心地解释道:“你刚才在往这边看。”

  便轮到他沉默了。这孩子是有一点古怪。但他不得不承认,既知道男孩古怪,却更受其吸引,而且绝非喜欢孩子的那种感觉。但这有什么干系呢,甚至还有个混蛋“主人”……他现在庆幸这孩子没机会被巡街的警察为难了,却没想着他们要去的地方也不被警察许可。

  你……他张了张嘴,心里头多少有点酸涩,又把话咽下去了。

  一幢小楼独立在建筑工地旁边。电梯里没有这层,他们进楼,沿着明灯照亮的楼梯往下走。

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他忍不住去拽男孩的手,却抓了个空,男孩侧头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  不,这里并不像是他上次来的地方,虽然布置的风格很像,方位却不太相同。若非是拆了重建,他们怎么会往这边进门。走进灯光微暗的酒吧里,吊顶、墙壁和桌椅好像也不是先前的那一套。光说感觉的话,这地方有古怪。他担心这孩子的安全,但这孩子已经停下脚步了。

  男孩静静看着的方向,坐着个长发男人,背对他们。他没能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庞,就已感到一股无端的惧意,他看了看男孩,又看向男人的后脑勺。好在光线

昏暗,他没注意到酒台后的服务员身后摆动着一条尖角的尾巴,以及某个角落有人倾身用宽大的翅膀罩住整条沙发。

  “库洛。”男孩说,音调的起伏不晓得是因为生气还是喜悦。男孩从后抱着那男人的脖颈,俯首下去窃窃私语,或是索吻。心烧得焦黄,他既不敢上前,也不愿离去,直到听见一个与男孩说话格调如出一辙的声音:

  “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,请回去吧。”

  只见男孩泄愤又爱惜似的咬了咬那人的耳朵,然后回来说要把他送回原来的地方。

  他问:“不能再见到你了吗?”

  男孩像没听见他说话,直到走回那张扎眼的广告牌前,才往他手心塞了颗清口糖,头也不回地去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