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事则迷

多读,多做,多商量。

剪头发

//ooc日常

//月山/大菅

————
//月山

  几乎无风的晴天里,院里色彩缤纷鲜明。垂到膝盖的白被挂在斑驳的粗胶线上。乳白镶接着草地的绿,旁边一个人,安静地靠坐在红色的高背椅子上,双臂交叠。

  “月…?”

  没有任何回应。山口仍用手轻轻按压着湿发下的皮肤,只是小心翼翼地伸头看对方的脸。他睡着了。从上方可以见眼睫毛服帖地垂着,因为刚刚洗过头,眼镜和剪子等放在一边。

  有点麻烦了,剪掉吧。月岛是这样说的,以往常那种无所谓的语气,好像在说天气不错一样。然后山口忠的生活行程表里就插入了“重要紧急事项”——给月剪头。

  这不是稀奇的事情。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,会尝试许多事情。而最早是哥哥给两个人剪头,说是家庭作业,妈妈就在傍边指导。结果月岛生气地指着山口的头发说真丑。到后来哥哥的手艺变得不错了,强行收下两位小徒弟,用家里的日用器材培养他们,“让你们见识见识月岛家祖传的剪头术!”哥哥狂笑着举起剪子,金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 在外剪头的费用固然微不足道,但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却不易改变。脑残粉山口忠既不会讨厌月岛把自己的头发弄坏(虽然有时候会担心因此被别人嘲笑),也不会厌倦每次都要尽力满足对方的需要。他可是肯狠下心来用自己的玩具熊练手的残忍刽子手。

  “月,月?”音量不大,好像既希望将呼唤传达,又担心真把睡着的人给吵醒似的。山口忠犹豫着,拿起木梳,在发丝的方向比了比,又放下去。

  月岛似乎睡得挺熟,俊颜晒着温热的日光。山口搔搔后脑勺,干脆搬了张小木凳来,撑腮等待月从午觉中醒来。

//大菅

  “菅…”

  “好了好了,放心吧,把头摆正,不会让你变成秃子的啦。”

  “别露出那种笑脸啊,我开始担心了…”

  和菅打赌输掉的结果就是要接受他的“美发审判”。主将前额的头发虽然还不至碍眼,但他还是觉得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  是这样的。“说起来,我家里正好有工具哦,本来想给自己用,不如现在为你开光…帮你理理头好了!”泽村大地摸了摸自己的黑发,很坚定地拒绝了。但到底为什么最终还是陷入这个圈套里来,他一时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 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大地真心实意地发言,他看着镜子里在自己背后动手动脚的对方,油然而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自悯之情。

  菅原的房间不算很整洁,像大多数男孩的卧室那样,杂志和光盘放在原装牛奶的大纸箱里,床上有几件衣服,桌上有些不合群的杂物,无论放哪里都显得凌乱,电视机关着。大地拿起面前铁盒里的魔方,八个角均有磨损,有两块面也掉了颜色,用彩笔重新涂过。

  “那个啊,是以前的好朋友送给我的。”菅原看了一眼,视线重回到银色剪刀和黑发上。

  “看起来很旧。”

  “是小学时候的啦,丢过好几次,现在还在已经很幸运了。”菅原虽说是要让赌输的大地领略他初次的手艺,但仍然很留神地注意不把他的造型毁坏。

  大地点了点头。

  菅原的剪刀追上摇动的脑袋。

  “…好痛!”

  “抱歉抱歉。”

  “向人道歉的时候不要吐舌头啊你!”

  “哈哈!”

  “喂!…”

//其他

  田中龙之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:“?”

评论(5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