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事则迷

多读,多做,多商量。

(桃雪)棉花糖

//无脑写字

  “没错,这个症状。”白袍医生点了点头,流畅地将棉签丢进垃圾桶,神情有些严肃,“回去好好思考一下吧,要怎么办。”

 

  月城雪兔起身:“谢谢您了。”

 

  他走在回家的路上,有小孩从街道旁的墙壁上探出头来,或者一对情侣搂抱着,有些困难地向前走去,他也没有在乎,满脑里都是关于那个病的情况。嘴里面时不时有涌出淡淡的甜味,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。平日里弯弯的眼眸仿佛也侵染了病态。

 

  “雪、雪兔哥!欢迎!”不速之客得到了含蓄里带着热烈的欢迎,小樱结结巴巴地让他进了门。

 

  “其实我本来只是给桃矢送资料,真不好意思打扰了。”雪兔笑着说,接过冒着热气的茶杯,“顺便有点事情想跟他说。”

 

  “哥哥大概不久就会回来了。”小樱看小黑板,两只小手在绿围裙上蹭了两下,道。

 

  他们闲聊几句,雪兔忽地就咳了起来。

 

  “不要紧吧!雪兔哥?”小樱有些着急,“是感冒了吗?”

 

  “没什,咳……”他将头转过去,捂着嘴咳嗽了好一会儿,才将这口气顺好,小樱轻轻地拍着他的脊背,又快快地倒了半杯温水来给他漱口。

 

“多谢……”雪兔喝了一口水,不知什么原因,轻轻皱起眉头。小樱还没来得及问,家门口就来人了。木之本桃矢提着一袋食材进来。

 

“阿雪?”他有些意外,因为并没有接到对方的电话或者消息说要来家里,“一起吃晚饭吗?”食材被放到厨房的柜台上,他回到客厅。

 

“不了,我只是……”

 

  桃矢听着他说话,但目光已经移开了,他弯下腰将什么东西捡了起来。雪兔的话音却戛然而止。

 

“……棉花糖?”

 

  小樱对上哥哥的视线,迷迷糊糊摇头。

 

  等到他们进到桃矢的房间里,雪兔立即无奈坦白:“是花吐症。”

 

  “吐棉花糖?”

 

  雪兔笑了,但对方又问:“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?”

 

  “……”

 

 

――――

//看什么看,后面就是亲亲

//本来想写吐棉花的,但是吐棉花一点都不甜

//木之本桃矢:“甜”

评论(8)

热度(53)